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讀《中興淨宗印光大師行業記》

讀《中興淨宗印光大師行業記》,覺得念佛之功力,需再精進修學,幾日來之進程還是以「憶佛」、「閱藏」、「靜坐」為主,今日身體因為天氣轉變太快,鼻子過敏現象不斷現起,念頭慢慢的安住於「憶佛」之中,雖色身之危脆,還是需無忘於佛課,否則,生、死、死、生之速急,焉能隨時準備?以下是關於 印光法師欲往生之記實情形,以備考察個人之修行、生起慚愧心:



《中興淨宗印光大師行業記》:二十九年春,《覆章緣淨居士書》有云:「今已八十,朝不保夕。」又云:「光,將死之人,豈可留此規矩!」

  逮冬十月二十七日,略示微疾。至二十八日午後一時,即命召集在山全體職事及居士等至關房會談,告眾曰:「靈岩住持,未可久懸。」即命妙真任之。眾表讚同,乃詹十一月初九日為升座之期,師云:「大遲!」改選初四,亦云:「遲了!」後擇初一,即點首曰:「可矣。」旋,對眾開示本寺沿革達兩小時餘。後雖精神漸弱,仍與真達等時商各事,恬適如常,無諸病態。

  初三晚,仍進稀粥碗許。食畢,語真達等云:「淨土法門,別無奇特,但要懇切至誠,無不蒙佛接引、帶業往生。」此後,精神逐漸疲憊,體溫降低。

  初四早一時半,由床上起,坐云:「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言訖,即大聲念佛。二時十五分,索水洗手。畢,起立云:「蒙阿彌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佛,要發願,要生西方。」說竟,即移坐椅上,面西端身正坐。三時許,妙真至,承囑咐云:「汝要維持道場,弘揚淨土,不要學大派頭。」後不復語,只唇動念佛。延近五時,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西逝。


站內搜尋

20200616

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