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OTAN儒墨堂》編輯部
《RUMOTAN儒墨堂》編輯部
《RUMOTAN儒墨堂》是中文圈深度報導日本文化、產業、藝術品展覽的媒體,並且整合與提供客戶資料庫網站架設與google seo關鍵字技術的公司,以藝術品展覽與跨境電子商務品牌網站作為自身的強項。

網站企劃 / Website Planning

《東西文化及其哲學》首次出版之著作時,梁漱溟先生才二十八歲 ,影響了許多當代中國之新思潮,雖然粱氏後來棄「佛」入「儒」(他認為佛教業已不適合當代有情之深層改革。),不過,對於一位學習佛法的人而言,他的著作還是需要作一番深入之研習的,以其善法之觀點而言,亦無不可。 他在第五章之《世界未來之文化與我們今日應持之態度》裡,其中的一節《今日應再創講學之風》,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至於我心目中所謂講學,自也...
「過去,她一直都想當然地認為自己的流亡是一種不幸。但此刻,她在問自己,這是否只是不幸的一種幻覺?一種以所有人看待流亡者的方式造成的幻覺呢?她難道不是用一套別人塞給她手中的標準在看待自己的生活嗎?」 「他們兩人就這樣被歸了類,貼上了標籤,人們評判的標準,便是他們對各自標籤的忠實程度(是的,大家竟然把這誇張地叫作:忠于自我)。」
鳩摩羅什三藏所翻譯的《自在王菩薩經》卷上,有段經文是這麼說的:「又自在王!菩薩若能如是聽諸佛法,依了義經不依不了義經。了義經者,一切諸經皆是了義,以依義故,一切法不可說故,菩薩如是名為依了義經。若人於一切經,不能如是依義,是名不了義。何故名不了?是人不了義故,行塵垢道常為所牽,為誰所牽?為聲所牽。了義者不隨於聲,何以故?其義不可說故,菩薩知一切法離諸邊非了相。自在王!依如是義趣法者,一切諸經皆是了...
一、於是。尊者薄拘羅因此異學問。便語諸比丘。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以此起貢高者。都無是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註:此中明斷「貢高我慢」之習氣。 二、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欲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註:此中明斷「三界欲愛之一切思維、想念」等微細覺觀。 三、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
人有沒有可能一方面野心勃勃,另一方面卻又對週遭受苦的眾生充滿慈悲心?有可能嗎? 當我們追求慾望所展現之幻境時,是否可能到達「無慾」的境界? 《大乘入楞伽經》云:「大慧,譬如火輪實非是輪,愚夫取著非諸智者,外道亦爾,惡見樂欲執著一異俱不俱等,一切法生。大慧,譬如水泡似玻璃珠,愚夫執實奔馳而取,然彼水泡非珠非非珠,取不取故,外道亦爾,惡見分別習氣所熏,說非有為生壞於緣有。」虛妄的境界法不正是那相似玻璃...
《瑜伽師地論》云:「又世尊言:我不觀見如是種類有情可得,無始世來經歷生死長時流轉,不互相為或父或母兄弟姊妹,若軌範師若親教師,若餘尊重似尊重者,由是因緣一切怨品無不皆是我之親品;又怨親品無有決定真實可得。何以故?親品餘時轉成怨品,怨品餘時轉成親品,是故一切無有決定,故我今者應於一切有情之類,皆當發起平等性心平等性見,及起相似利益意樂安樂意樂與樂勝解,是名尋思慈愍共相。」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