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靜獨處〉

幾年以前奶奶一百零一歲往生,帶著父母南下回台南處理奶奶後事,並且安排他們住在台南的台糖長榮酒店。老一代的台灣人總是很勤儉,也勤儉習慣了,都不愛使用各種品牌,父母以為酒店很便宜,殊不知我訂的是最大號的房間,公子哥的父親總是會說:「這應該很便宜哦。」我也只能苦笑的回答:「對啦」。他們不知道一個晚上長榮酒店那個房間在假日時段就要台幣一萬多,我也沒告訴他們,否則,母親應該不會想要住,母親不住的話,父親也不會住了,等於讓他們無法享受一時的舒適感。

在日本睡過很多商務旅館、飯店、還有機場、網咖,日本網咖要看地點,有些真的是很髒,椅子上還有前面的人使用過的痕跡、汗水等,工作關係要隨時保持乾淨俐落,我總是隨身攜帶濕紙巾,只要拿出來重複擦拭幾次床椅就會乾淨無比,反正就是睡一下而已,而且有些網咖還有特殊的男性臭味,實在受不了,但也是當做修行,面對境界好壞,心識所緣變現其境。如果真要省錢,羽田機場三樓靠近電梯的位置最好、又安靜,不然就是咖啡廳、摩斯漢堡、還有一家日本料理店,都不錯。羽田機場還有洗澡間,只要投幣就能使用若干分鐘。

日本商務連鎖個人認為以MYSTAYS連鎖酒店最為乾淨,房間不大,然而像是微波爐等電子設備應有盡有,對於長期素食者的我來說,比五星級飯店還方便,一般五星級飯店講究的是服務,然而總因為素食而麻煩他人,也是一種無謂的苦惱他人,不如自己能處理的就自己處理。其他像是品川王子等五星級飯店,雖然有些附設吧台,但是你也不可能整日待在飯店內,等於也是浪費。而且,在日本有些不成文的規定,一般要自殺者,都會想選擇五星級飯店自殺,我就曾經遇見過一次,隔壁的房客自殺,諸多日本當地刑警前往飯店房間取證。

出差或者旅遊多半是在當地學習到更多不同的人生經驗與文化視野,這樣的人生旅程才更有意義,而且當你身處不同環境去觀察不同的人、環境時,更是能夠體會生命的無限可能。當然,對於惡法就應當遠離,遠離塵囂與過多的世俗雜事、人群來往,反而更能讓自己獲得更為靜謐的狀態,更適合自己修觀。如《長阿含經》云:「佛告比丘:『復有七法,令法增長,無有損耗。一者樂於少事,不好多為,則法增長,無有損耗。二者樂於靜默,不好多言。三者少於睡眠,無有昏昧。四者不為群黨,言無益事。五者不以無德而自稱譽。六者不與惡人而為伴黨。七者樂於山林閑靜獨處。如是比丘!則法增長,無有損耗。』」

這幾日最感到欣慰的新聞就是當在台北的烏克蘭人遊行時,有台灣人綁著一疊美金,面額都是一百美金的,台幣大概二十八萬多,日圓大概一百一十七萬多,直接把這疊美金交給遊行的烏克蘭人,然後趕緊跑掉了。我看到這新聞,笑了幾聲,這就是台灣人啊,不意外。有些台灣人看似雖然嚴肅寡言,但對於幫助他人,特別是受苦的眾生,更是能夠感同身受,但又害羞,所以當做善事時,因為這兩種想要幫助他人但又害羞難以言表的心境交織起來,就會幫了他人之後,產生趕緊跑掉的行為,這應當是有點年紀的,畢竟在當時的教育之下,男人是不能輕易表露情感的,但看到烏克蘭的戰事之時,又急於想幫助烏克蘭人,左右掙扎之下,突破自己害羞不輕易表露情感的環境制約,勇敢的幫助烏克蘭人。

時常看到網路上誰誰誰、某某某花了多少錢在添購什麼物品上,但是往往這類的新聞實際上代表這類的人內心十分空虛。能夠幫助他人,看到他人因為自己的幫助產生了快樂、減少了痛苦,分享自己一點微薄世俗的成果卻能帶給對方在剎那時的滿足善法,這才是有意義的,倘若世界上每個眾生都能以利他想去幫助受苦的人,這個世界才能減少更多的仇恨與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