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提隨筆:佛法非知識系統、法華經、宗門解答

對於先前所提之疑問、佛法經典上等問題,因您所提到之問題實屬佛教數千年來眾多人之疑惑,本可撰書多部,然 佛以明示,菩薩造論本不欲顯己德、且諸多聖者亦造諸論以宏法教,如證等覺果位之 彌勒菩薩所造「瑜伽師地論」、位登極喜地之 無著菩薩「顯揚聖教論」等,內容即已提及大乘佛法是否為佛所說?(此與師姊所提經典翻譯之問題、尊者 阿難持誦 佛語是否無誤等,皆能作為比量),其中菩薩立了七支見解以答當時、未來眾生之疑惑。

再者,佛法是否屬於知識系統?

按照世間法而論,也許可以概括成為一種唯心體系之系統,不過與西哲所言之唯心系統大相不同。西哲認為哲學上之命題、以及世間社會應對間、宇宙中種種不可思議之問題匯歸于追求知識(如蘇格拉底、柏拉圖等),此種愛智哲學不等於佛法上之修行次第,這也是當初 玄奘菩薩翻譯經典時,何故不將般若二語翻譯成為中土之智慧,以世間智乃追求知識、工巧、專業領域作為個人謀生能力、或者以此知識作為換取世間名利、權利之基石,此與佛法本意大悖。

 

知識,按照佛菩薩之聖教量只是一種心識上顯現之表意名言,藉由過去世於第八識所含藏之名言種子藉緣薰發而現行,如師姊現在學習西醫能夠得心應手即是往昔無量世之名言種子不斷薰發而現行之業果。

而知識之表義名言通常也可被歸納為名言習氣之類屬,以自身所學之知識與其他眾生薰習之知識多有不同,故有不同習氣現行,如醫學上之知識作為討論時,師姊絕對比未嘗修學過醫學上之眾生能夠於一念中即能了知,再藉由自身諸多臨床經驗之累積而更可以直接對症下藥。

何故佛法不是知識?

佛法上實際而言,但屬心法,佛雖講一切萬法,總歸於一心。

而表義名言只是心法上所顯現之一種功能性,此類功能之總集合性唯一心。世間人不論學習哲學者、或者文學者,常言禪、般若空宗,只恐此類人多落入名言上之分別、未能實際修證佛法,以不知、不信佛法勝義。故此類人可說他們所學的真的為佛學上之知識,因為沒辦法真實的幫助眾生離苦得樂、證得解脫分法,徒為增長邪見爾。再者,有了對佛法上之見解後,能不能解行並重?或者有行卻無解、但增無明,按照自己的意思來解釋佛法修行之意義?有無可能曲解 佛陀所宣揚之教理(許多人不學佛或者學而不信佛語之因素,即認為經典所闡述之真義為教條主義,其實此種人根本上從未閱讀過藏經而斷下此語。),如聲聞種性者,從聞而得、緣覺種性者,從思而得,唯佛種性者,俱從修而得。

或者如世間研究佛典表面字義之佛學研究者,只是淪為有解無行、但長邪見之外道?

所以明白的講,佛法是否隸屬知識系統與修學禪定之行者是同一種問題,何故聖者修學禪定需要配合種種因緣、條件才能達到三昧正受,而禪定為何不是禪?禪定雖能牽引諸正受而入境界中,但此中多為依止做所緣境、未有觀作為修慧之所緣,多為成就世間定之功夫。如世間知識之追求與累積如同世間定一樣,沒辦法真實解脫、證得涅槃。

而且,將佛法比量為世間學問之追求似乎不妥,佛典中所言本係屬 佛、菩薩、聖者依自身體證而所遺留之法舍利,我等愚人倘若不修學、依止者,怎知自身打坐、念佛、學戒是否正確?求受三皈依、五戒、乃至菩薩戒十,難道戒師未帶領師姊唱頌:「自歸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所引「華嚴經」之文?經典,乃 聖弟子方便善巧利用此世間之語言工具所集結成之法舍利,而他方佛土亦有以鼻聞香、以眼見色即能了知、學習佛法之工具,對於法舍利之留存,後學以為佛弟子應當十分尊敬、如生 佛想,昔者,玄奘大師閱讀經藏時,即會觀想十方諸佛常現其前為其說法,而特珍惜佛典,以是故,爾後之成就故大、心謙下故。

讀了您的來信,從信中得知您確實是位極有慈悲心之菩薩,很歡喜您從事醫生之志業能夠幫助更多身體上受苦之眾生,菩薩以四攝法而攝受眾生,多一位有慈悲心之醫生存在於此人世間,也就多了一分感恩、減少眾生身體受種種磨難之機會。

真的很難得,您有這樣的好心腸,世間真的要多幾位像您這樣有慈悲心作為醫生志業基石之行者。透過財施、藥施後,您給予他們的內心溫暖,算是一種世間善法累積之法施,基本上,還無法構成真正的法佈施,因為您本身並未解脫生死輪迴、您本身也未證得諦觀四聖諦之種種現觀境界而斷除煩惱障入聖弟子,也未能夠真實了知佛法蘊含之真義,如受戒、學戒、持戒,修學奢摩他、毗婆舍那而現觀種種宇宙萬法緣起之現象證得解脫分法。

既然您本身並未證得 佛所言之究竟離苦得樂之法,本身上對病患之關懷,乃是隸屬三乘共學之十善業道,基本上而言,每位佛弟子皆需要像您這樣廣行世間十善業道,而後方能次第修學菩提正道。如學出家沙彌、沙彌尼、聲聞五百戒、在家五戒、菩薩戒(通出、在家)者,都需要隨時、隨分廣行世間十善業道,若無對眾生受苦而發起悲心者,必無菩薩求菩提果之大悲。

孟子尚言;「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修學菩薩道之大悲菩薩?

其實,後學學習佛法之因緣不是那麼好,正因為不是那麼好、也沒有太好的福報,確確實實受了許多苦難、人生經歷了許多體驗後,漸漸因為種種過、現世之因緣而漸漸次第修學佛法、並且信受奉行。

依稀記起小時候看到電視中播放波斯戰爭、許多國家的人類因為飢荒而餓死、乃至因為政治批鬥所引起之種種國難、種族間彼此之屠殺,或者自身經歷家族間因為錢財所引起之家族內鬥、曾經彼此相愛的家人彼此為了錢財、遺產而爭得你死我活,互相以法律訴諸所謂之正義,卻無顧彼此多年相繫之親情?都讓後學感到世間無常、確實是苦,看到這些現象,內心十分煎熬與痛苦、甚至會有憤恨之感,心想:何故世間上人類彼此不能相愛?需要互相廝殺?乃至童妓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倍加嚴重?

但,也未能真實解決世間人真正要面對之問題,人之所以會有那麼多問題產生,乃在於無始無明,所以眾生常處生生滅滅之世俗心中,所以鬥爭、戰爭、同種同文之人類彼此廝殺、透過組織有計劃性的屠殺,為的就是爭得那所謂的我與我所,以是故,生死不斷。

倘若自身未嘗經歷過、體會過這些境界,對於 佛法中所提到的種種現象、以及如何解決生死大事之問題、或者證一切智解脫分法,後學自知本身根性極劣,必不信受 佛所言之法意、乃至誹謗佛法。

所以,一位佛弟子要有慚愧心,要不斷的懺悔、依教奉行,否則,下次所播放的畫面,就是自身也參與其中,只不過不是奉勸眾生廣行菩薩道、而是廣造諸惡業而不知。

對於修學聖教量之佛弟子,本身是不追求人天樂果的,因為那並不究竟。但菩薩悲願所繫,能夠次第廣說、利樂眾生,讓他們後世至少生在三善道中,也是好事。不過,追求三善道而所造之福、非福業,同樣也會續生種種煩惱、乃至造惡業而下三惡道中。如上面所言,十善業道為聲聞、緣覺、菩薩三乘共學,茲因共學,所以隨緣令其不落三惡道,究竟義者,亦勸發眾生發菩提心、永不退轉。

師姊所提 「法華經」所言之經義譬喻品者,藉羊車, 鹿車, 牛車所顯聲聞、緣覺、菩薩乘,乃至此經最後所說大白牛車所顯之究竟一佛乘者,其中所言「先心各有所好種種珍玩奇異之物」即是追求人天善果,三車喻所顯者,未有一車乃是追求人天福報者,人天福報,但屬種種珍玩而非眾車。

後所言之「化城喻品」,此品多分勸戒聲聞、緣覺所證之涅槃但為化城,唯 佛所證之大般涅槃為是實城。

此經為天台宗所依教典,所以,在中土,天台宗又被稱為法華宗。

然法華經為 佛說華嚴、阿含、大集、方等經後、涅槃經前所說,此經所言乃 佛說明聲聞、緣覺、菩薩乘但屬方便說,而唯有究竟一佛乘方為真實說。

基本上,並非勸戒人廣行人天善果而循序漸進修學增上出世間法。世間善法之修學,可參「十善業道經」,佛法本不離世間覺、然世間善果不等同於出世間法,還望師姊謹記。

其實,您要表達之意義即是,凡是修學佛法者,必需循序漸進,此事甚好。

修學佛法必有次第、依五戒、十善、八正道奉勸眾生持戒、佈施、孝順父母、奉侍師長乃至發菩提心、菩薩悲願、奢摩他、毗婆舍那等,皆為環環相扣之法,然環環相扣之法必不能缺一,亦不可隨意比量而認為追求世間善法等同於出世間法之涅槃果,亦需深入諦觀法性而生無我空性之大悲般若。

再者,關於宗門問題,「楞伽經」中云:『佛告大慧:「一切聲聞、緣覺、菩薩,有二種通相,謂:宗通及說通。大慧!宗通者,謂:緣自得勝進相,遠離言說文字妄想,趣無漏界自覺地自相,遠離一切虛妄覺想,降伏一切外道眾魔,緣自覺趣光明暉發。是名宗通相。云何說通相?謂:說九部種種教法,離異不異、有無等相,以巧方便,隨順眾生如應說法,令得度脫。是名說通相。大慧!汝及餘菩薩,應當修學。」』此中所言之「緣自得勝進相」者,即是行者於三摩地時,現觀能取、所取二空、頓悟法性,入見道位。

故於此定中遠離種種言說、名言、文字、以及對三界法之種種妄想相、山河相、大地相。

此皆為藏識所變之相分,乃疏所緣緣之境界相。甚而趣向真如法性之真無漏界。對於其中關於宗通與說通真義究竟為何, 佛多有闡述,於此不再贅言。

只是,宗門,一般在中土皆歸類於門派、組織上之體制建立,而在佛典上所言者,多為不同,此宗通為自心現量之境界顯現、故修證宗通者,尚須配合悟後起修之深入經藏,以達此中所說九部種種教法(或者十二部種種教法)通說通亦是自心現觀所顯現之現量境界,契證一塵、一色、一香、一聲、乃至無量色、聲、香、味、觸、法無不是佛法之現觀莊嚴,而能真實示教利喜於無量無邊有情眾生。

本文多未修飾、乃一氣呵成所撰,倘若內文法義、或者見解有錯繆者,還望師姊能真實不虛的指點。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真如與阿賴耶識義

20181213

主選單

Home Page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