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正信的佛教徒

《大正新修大藏經》與《卍正藏經》、《卍續藏經》版權問題,其實在台灣在出版《中華大藏經》之際,日本學者曾經到台灣交涉,因為台灣的出版涉及盜版問題。

但因台灣的居士屈映光、趙恆惖、鍾槐村、朱繹民、蔡運辰以文化的角度與日本交涉,日本方面同意將版權授權給當時臺灣的中華大藏經編撰委員會。

只不過,日本後來再對大藏經一一整理的更為細緻,成為日後的隨身本國譯大藏經日文版。而一套一百多萬日圓的大正藏,到了台灣變成以六到十萬的價格即能獲得,而現在僅需要下載即能獲得免費的大藏經。

然,所謂免費的大藏經,即是對受眾者而言是免費,對於該協會來說,募款、日常營運的開銷、校對人員的薪水,都是需要透過許多管道獲得。

再者,台灣、中國,許多佛教組織、出版社所出版的經論,基本上有些是涉及未經由日本所同意而印行的經論,如《佛教大系》(雖然我也有,我曾經於東京文京區該書店詢問是否曾授權台灣方面的書店,其回答說:沒有。倘若有者,還請諸方前賢告知分享,以示更正。),《佛教大系》收集《成唯識論》、《俱舍論》、《摩訶止觀》、《大日經疏》等,日本學者花費二十六年一一校對、對讀排列、編輯。而華人對於這樣歷經幾十年深入學習研究的心態僅只是只求答案、不問過程、差不多的精神,處處可見。


除此之外,

台灣對於宗教真的認識嗎?

我想不是。

絕大多數人僅落於盲信、盲從。

早期台灣的慈航、印順、聖嚴法師等人,對於研究教理著實下了許多功夫,像是慈航法師在解釋《唯識三十論》時,本來前人是從心王開始解釋,但慈航法師卻從心所有法開始解釋,以前並不明白,後來下功夫後,才明白以眾生心所有法作為解釋《唯識三十論》時,更容易令人明白八識心王,此類為從末至本的倒釋法。

也許前人可能大多數都採取閉關閱藏多年研究治學的發心,對佛法這種仰信下功夫。

但現在所出版的大藏經,雖說參考諸藏,其實也僅從日本的《大正新修大藏經》與《卍正藏經》、《卍續藏經》從頭到尾拷貝過來,連斷句幾乎也是一樣的,只是做了標點符號,《大正新修大藏經》斷句錯誤的地方,也連帶跟著斷句錯誤了。

所謂的整理,應該學習日本學者那樣的治學會較為嚴謹,宗教也好、信仰也罷,都需要像世間學問一樣的理性探討、深入研究,法行人難退、信行人易退,於龍樹智論俱說分明,而是否能實踐,端看其對三藏教理之以佛法研究佛法的心態即能窺見。

許多人,不論接觸什麼宗教,剛開始都會有感應、或者神蹟。口說心不行,亦為無義語。

但是我們應當在理性探究之下,究係是為了求得感應以暫時離世間苦?還是為求各宗教的真實解脫?這是更需要學人深入去下功夫的。

那麼,為什麼像是台灣早期倡印的《中華大藏經》,到後來由中國接手的《中華大藏經》基本上在斷句上都沒像是《高麗經》那樣的精準呢?畢竟到了現代,獲得了前人的資源也多,也當像是南京刻經處比對諸藏再下手出版《藏要》,但在最近幾年出版的大藏經上,並未能看出超越前人的精準度與超過日本學者的嚴謹度,許多人以信願行輕描淡寫的帶過糊塗的心態,然,以法為師,人皆會說,而是否能如理作意,則前因即糊塗、後果亦是糊塗,焉能實證淨土?

原因不在經費。而在,民族性的習氣,差不多的習氣。雖然台灣人現在對於中國非常敏感,但我現在所說的是這種華人通病,並非是政治上的考量,華人通病即是:「差不多就好、急著想要答案,卻不會自己下功夫。」

反正,對於宗教,盲信者未必會深入經藏,而不信者也未必會翻閱檢視。

所以像是胡適之流,自憑己意解釋壇經而誤解壇經,也是差不多的習氣所致,古人言,學,貴以專。

再者,因自身不深入經藏,違背《涅槃經》最末四依,而說深入經藏無義,到了現代也有此類人。

然,究係是佛說為準?亦或師說為準?是學佛還是學師?增上戒、心、慧三無漏學莫不從法出,依人不依法,是君對,則無以需學佛,學君即可成佛,君之現在亦非是佛、何以學君?貪圖明聞利養故,簡單的說,透過盲信者,錢才好進入口袋。

即是正信,則應自身下功夫,倘若覺日本學者之學說、研究不堪入目,佛法隸屬中華文化者,那麼,自身則更應當下功夫才是,成為差不多先生、只要別人給答案、自己不下功夫,怎麼能算是正信的佛教徒?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主選單

藝術品收藏

C132 郭東榮
C132 郭東榮
C131 郭東榮
C131 郭東榮
C130 李明啟
C130 李明啟
C129 李明啟
C129 李明啟
C128 李明啟
C128 李明啟

最新EPUB電子書

《大智度論》新編
大乘廣百論釋論 新編
閱讀全文...
成唯識論述記新編
閱讀全文...
《瑜伽師地論菩薩地真實義品 》解譯 彌勒菩薩著 王穆提解譯
閱讀全文...
《能顯中邊慧日論》新編 唐朝 慧沼法師著 王穆提斷句編校
閱讀全文...

分享到社群: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