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與概念

我們不分析現象(例如思想),而分析概念(例如思想的概念),因而就是分析語詞的應用。於是我們所作的可能顯得像唯名論。唯名論者的錯誤是把所有語詞都解釋成了名稱,因此並不真正描述語詞的用法,而是彷彿為這樣一種描述提供了一張空頭支票,更勝者,唯名論將此一切唯名當成了空性,事實是如此嗎?

 

例如人的飢餓,是一種現象,而不是概念,倘若是概念者,又如何止飢餓?如說諸行無常,亦是此理。這即是唯名論者的盲點。倘若飢餓是一種概念而非現象,那麼,僅只透過分析概念就能止飢餓了,現見並非如此。

又或者從基督宗教的上帝視角觀看此界眾生,又或者從色界天天人觀看此界眾生,僅只猶若螞蟻群般,為了那一點糖蜜彼此角逐,說此為為了某種主義而活、又或者說是為了誰而崇拜,幾群螞蟻互相攻訐而喜吱吱,你說人類的智商高嗎?

他說他自己智商很高,但往往做出諸多愚蠢之事,以種種唯名論包裝一種概念,眾人欣喜若狂的崇敬著,透過各種歌頌、譜曲來讓此等搬糖蜜之活動更為盛大,未幾,下了一場狂雨,諸多蟻穴因雨水滲透而都崩塌了,此即眾生相。

愚蠢又讓人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