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更深沈的專注力

晚上閱讀了大日本佛教全書中的《大乘法相宗名目》,為一千年左右的日本法師藏俊作品。

很久沒看紙本書了,用螢光筆做上了記號,在文字與文字間的關鍵字上。或許閱讀使人保持沉穩與專注、耐心與毅力,不為了什麼功名成就而閱讀,只是純粹的閱讀。一百多冊的全書,光是一本就需要深入多時,足見日本學者往昔之專注力,這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許多網路的新聞不是過度無知、就是極為膚淺,目的也只是為了方便網路上閱讀者不需思考,直接瀏覽標題所致,然這也會產生許多問題,諸如:訊息來源是否真實?文章是否東抄西抄?或者修改他人文章而成?

閱讀全文: 更深沈的專注力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人天生有優越感?

台灣人一般都得自己買房、買車,不論男女。縱使是繼承遺產者、或者家裡為富二代者,不必考慮買房、買車的問題,但在打拼事業上,你也得自己一個人開車送貨,從基層做起而且沒得商量。也就是因為如此,透過自己的努力賺錢買房給自己或者家人居住,才有了自信心,因為經歷過許多挫折,那種拼了命的挫折感。而透過父母幫你買房的,一般都不敢張揚,覺得有羞恥感,一種非常可恥的心情由是而生,畢竟不是自己努力而來的,所以一般都會說那是我父母的財產,而不是自己的。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人天生有優越感?

王穆提社長隨筆:於事者,一切世俗現象活動

如是愚人獲得如是法無價寶,不求無上正等菩提,而反求彼世間名利,如世愚人得無價寶,反行乞丐。

於事者,一切世俗現象活動皆是。於義者,一切世俗現象正理、法則皆是。所以,蘊、處、界事義皆能相通。 蘊、處、界活動之法則,皆是俗諦,此中所說皆為遮遣。 所以要依照義理而不依照文字,方為了義。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於事者,一切世俗現象活動

王穆提社長隨筆:災難就是人性的考驗

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死了兩千多人、房屋全倒半倒超過十萬戶。而我,一個微不足道的人,在事發現場擔任義工。當時二十歲左右的我,親眼所見地震所帶來的痛苦並不是房子沒了、也不是死了多少人,而是人性的考驗。現場所觀察的情景依然記得,就像電影一樣,探視地層龜裂深不見底,你說我害怕嗎?我不會。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災難就是人性的考驗

王穆提社長隨筆:對生命的尊重,不該有選擇

過年期間到學生時代時常駐足的台北書街。挑選了幾本書,最後決定買一本紙本書,吳汝均的龍樹中觀哲學,記得高中時期閱讀過,現在是再版重新設計包裝,現在台北的書店變成比東京還環保,結帳時竟然包裝書籍僅用一小紙包裝於書腰中,與日本不同,日本一般會將書籍用整張包裝紙包裝好,對於台灣的環保意識,我還是多所欣賞的,這樣也好,隨性的將書置入後背包內,慢慢的行走於所剩無幾的幾家書店的台北書街上,這條街已經變成許多背包客的青年旅館之所,一條路上超過十家,目的也可能是與台北車站路程較近的關係,有許多歐美客、香港客、東南亞旅客隨意散策。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對生命的尊重,不該有選擇

王穆提社長隨筆:北京故宮與原始人

近來北京故宮有幾位年輕男女驅車直入故宮內,保全人員不敢阻攔,原來是中國開國元老之孫媳等。彼等被全網罵番後,隨即趕緊逃離中國而「回」美國,還短言幾句:「不過就是開車進入故宮而已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諸如此類之劣語。

曾經在台灣故宮南院觀賞張大千等作品,仔細端量思維:
「還好留在臺灣。」我這樣想,也許有人會以為台灣人又在自我吹捧了,非也。在中國各地城市觀賞古蹟也不下多次,所見古物應當也有幾萬件了,而每每在中國觀賞古蹟現場時,往往最沒水準者,就是受了一點教育者,而沒受多少教育者,畢恭畢敬的維持博物館的乾淨與寧靜,在幾千年的佛寺也是如此。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北京故宮與原始人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少年工慰靈碑

從東京搭乘到大和市,你可以選擇搭乘上野東京線到橫濱車站,再從橫濱車站轉搭相鐵線,不過一小時多的時間。出了車站口,見到一位發送反對日本安陪憲法第九條宣傳單的女士,應當是律師吧,多年前曾經在岐阜市見到當地的律師協會在車站外發送宣傳與讓人連署,我簽下去了。所以這次我僅是對這名孤獨的女子微笑以對,她收到我的微笑了,也對我微笑著。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少年工慰靈碑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乘學佛者之通病

許多人學佛總有一個毛病。

那就是覺得自己所學為大乘佛法而貶抑所謂的小乘、南傳佛教。不論是學中觀、還是唯識、淨土、禪宗、藏語佛教等,幾乎都有這種毛病。他們總是說,這些南傳佛教否定大乘佛教的教理與傳承、甚至菩薩道的說法與大乘佛教不同而覺得這些南傳佛教者實在可憐憫,總想去救贖這些人。然而實際上,沒有誰能夠救贖誰,只有自己覺醒才能救贖自己。而自身往往學佛僅有幾年,他就會犯上一種毛病,總認為學者的研究為真、而不欲深入契經,甚至認為學二乘阿毗達摩的教法是為了圓滿大乘的教理,也就是說,二乘阿羅漢聖者的說法與解脫道在這批大乘行者看來,實在是微不足道的自了漢,心生慢心而不知檢討自身對於一切教法的了義之說,總想去救贖他人。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大乘學佛者之通病

王穆提社長隨筆:略破中觀師刀不自割義

有餘中觀師說言心不見心如刀不自割義,而說心識並不有相、見、自證分,中觀師例經難說:「世尊!若彼所行影像即與此心無有異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心是能緣義,境是所仗義,如世尊說所行影像不異心者,云何此心還見此心?便違世間,眼不自見,指不自指,刀不自割。

略破難義:
刀不自割,如何心能自緣,別立自證分?倘若沒有自體分,應不能自己憶起心、心所法。這是為什麼?譬如過去經歷之境,必不能憶故。倘若過去未得之境,也必不能憶起故。心既然不能夠緣過去、現在一切境,既然已經這些境界過去了,如何能夠憶起?此境界已滅而心以不曾為相分緣境界之故。我今雖不令為相分所緣,然自證分緣之故,如過去相分所經歷之境故,而現在能憶之。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略破中觀師刀不自割義

王穆提社長隨筆:縱得千萬言,不如持一句。

許多學者為什麼特別重視科判或者學術性文章?反而不重視實際的禪觀?或者可以說當在閱讀經論時,並不思維、觀察現象界諸蘊、處、界,雖然背誦了許多名相出來,反而卻忘記最後需要依止的是什麼?解脫生死。 
 
本來科判的目的在於讓熟練多聞觀察經論者能夠更為方便的檢索、分類經論中各種教義內容,並進而觀察,然而現在的人哪,科判做的很好,卻對於經論不熟悉,對於經論不熟悉卻能做出科判與沒有閱讀熟悉諸經論而撰寫學術論文相同,凡是求速成、快速,然而呢?修學四十多年中觀、唯識學者,科判了成唯識論等深論,不僅不知道玄奘、窺基等人引用仁王經、梵網經等,反而引用學者之言而隨意誹謗解釋中觀、唯識見,何以故?反正一般學生也看不透他們到底是否有無深入契經,只要看頭銜即可,與談生意相同。談中觀者之病也是如此,流落於無意義之破立。而論師之辯駁本就於斷邪見義,現代之人卻重視在邏輯應用上了,動機與目的錯位。
閱讀全文: 王穆提社長隨筆:縱得千萬言,不如持一句。

站內搜尋

20200616

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