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提隨筆:真如緣起若是正說,玄奘、義淨三藏何故不說?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疑似藉由日本最後的遣唐使圓仁(慈覺,為日本天台宗三祖)的名義,傳回北宋,其真如緣起品,非常有問題。

查詢了自己整理出來的大正藏後半部,將近六千三百二十一頁的日本法相唯識、中觀、俱舍宗諸論疏,皆無真如緣起說。有此說者,泰半為日本天台宗學者。

那麼,真如緣起,在中國呢?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真如緣起若是正說,玄奘、義淨三藏何故不說?

王穆提隨筆:佛法說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佛法說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或四法印,由前三法印,加上有漏皆苦。

從世間法上體會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有漏皆苦,最容易,所以,不論大乘、二乘見道皆是諦觀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諦,而於見道位前修四加行,如:暖、頂、忍、世第一法。

如《坐禪三昧經》說暖位必觀苦,觀緣如射博,如觀苦四種:因緣生故無常:諸苦因緣生,故非真常,乃是無常法。身心惱故苦:世俗法令身心俱受惱,所以為苦。 無一可得故空:觀察身心苦受等無一可真實得之,所以言空。 無作無受故無我:苦諦中無有作者,乃至無有受者,所以故無我。

離三法印、或四法印者,皆為邪說。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佛法說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王穆提隨筆: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身心澄淨

回來後,洗澡梳洗一番。

隨後,靜坐些許。

靜坐,在佛教上的名詞稱為「止觀」、「禪那」、或者「三昧」,以止觀最能表達靜坐所要依止的方向,而「三昧」則需四禪後,修出世間禪為主,當然智者大師的著作常用「三昧」來替代止觀,但是得小心了解前行需要具備哪些緣?

緣於一境、作意觀察,如修止的時候,亟欲睡眠、則換成修觀,倘若修觀時,意念紛飛,則轉為修止。

睡眠無、雜念極少,順勢修止,專注所緣一境。

我是習慣依止念佛的淨念相繼的,以前修學過不淨觀、因緣觀、四大觀、阿那波那入出息觀等止觀法門,爾後則覺念佛淨念相繼不斷的止觀最得力,自身習氣,諸如:傲、慢、瞋等最容易伏除,止觀得力與否,端賴自身習氣是否得以伏除、暫不現行為好。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身心澄淨

王穆提隨筆:三轉法輪

這張圖表僅只能說是大綱。

如 佛陀說《阿含經》,亦有天人證得初地等。

又如二時教《摩訶般若波羅密經》薩陀波崙菩薩,於龍樹《大智度論》說:
「問曰: 薩陀波崙是大菩薩,能見十方佛,又得諸深三昧,何以貧窮?

答曰: 有人言:此人捨家求佛道,雖生富家,道里懸遠,一身獨去,不齎財物。 有人言:雖是大人,宿世小罪因緣故,生貧窮家。有雖是小人,先世少行布施因緣故,生大富家。如蘇陀夷、尼陀等,是諸天所供養人,而生小家。」足見般若經亦說登地菩薩境界。

又說:
「問曰:更有何法甚深勝般若者,而以《般若》囑累阿難,而餘經囑累菩薩? 答曰: 般若波羅蜜非祕密法。而《法華》等諸經說阿羅漢受決作佛,大菩薩能受持用;譬如大藥師能以毒為藥。 復次,如先說,般若有二種:一者、共聲聞說;二者、但為十方住十地大菩薩說,非九住所聞,何況新發意者!復有九地所聞,乃至初地所聞,各各不同。般若波羅蜜總相是一,而深淺有異,是故囑累阿難無咎。」即知般若經對機眾有二,共聲聞說、為十方住十地大菩薩所說。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三轉法輪

王穆提隨筆:從禪發慧,能斷結使。無定之慧,如風中燈。

「從禪發慧,能斷結使。無定之慧,如風中燈。」---智者《釋禪波羅密次第法門》

連日來,每日修學止觀的時間約莫五小時。

止觀的書籍很多,大抵上,入門者、甚至深學者只需要先專注兩件事即可:
* 止於一境(無分別影像)
* 於所緣境作意觀察(有分別影像)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產生一個淨念相續不斷的念,這樣才能如實的於無、有分別影像上綿綿密密的深入下去。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從禪發慧,能斷結使。無定之慧,如風中燈。

王穆提隨筆:天台小止觀辨真妄止觀

《修習止觀坐禪法要》為天台小止觀,智者大師為了他世俗上的兄長所說的止觀法門,言簡內文短。

對於現在修學禪定(止觀)者,有許多幫助。倘若遇到下面的境界,則需要注意、辨別自己目前的情況、以及所謂的老師的情況。

有許多社會上的人教授人家靜坐(止觀、禪修),但很多人往往走錯了方向、錯用了心,與境界結合,或者說看見佛像為見佛性、或者說肉眼可見佛性等。

那麼,無肉眼者,是否則不能見佛性了呢?

所謂的佛性,指陳的是成佛的可能性、無漏種,而非是說你的肉眼真的見到了特殊現象、乃至根、塵、識所和合的假相。

《修習止觀坐禪法要》關於分辨止觀真偽的方法,非常簡單,智者大師先說邪偽的禪法現象、再說真正的禪相,一般來說,邪禪,都是在色身上起了種種執著的作用,起了作用再對其中生執著想,就與鬼神法相應了,這一相應了,就會說自己是菩薩、聖者降臨,甚或者說是其他宗教的聖者降臨。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天台小止觀辨真妄止觀

王穆提隨筆:眾生於識染著,染著故繫,繫故生惱

「摩訶男!何因、何緣眾生有垢,何因、何緣眾生清淨?

摩訶男!若色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

摩訶男!以色非一向是苦,是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色染著;染著故繫,繫故有惱。

摩訶男!若受、想、行、識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

摩訶男!以識非一向是苦,是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識染著;染著故繫,繫故生惱。

摩訶男!是名有因、有緣眾生有垢。」
---《雜阿含經》81經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眾生於識染著,染著故繫,繫故生惱

王穆提隨筆:佛法非知識系統、法華經、宗門解答

對於先前所提之疑問、佛法經典上等問題,因您所提到之問題實屬佛教數千年來眾多人之疑惑,本可撰書多部,然 佛以明示,菩薩造論本不欲顯己德、且諸多聖者亦造諸論以宏法教,如證等覺果位之 彌勒菩薩所造「瑜伽師地論」、位登極喜地之 無著菩薩「顯揚聖教論」等,內容即已提及大乘佛法是否為佛所說?(此與師姊所提經典翻譯之問題、尊者 阿難持誦 佛語是否無誤等,皆能作為比量),其中菩薩立了七支見解以答當時、未來眾生之疑惑。

再者,佛法是否屬於知識系統?

按照世間法而論,也許可以概括成為一種唯心體系之系統,不過與西哲所言之唯心系統大相不同。西哲認為哲學上之命題、以及世間社會應對間、宇宙中種種不可思議之問題匯歸于追求知識(如蘇格拉底、柏拉圖等),此種愛智哲學不等於佛法上之修行次第,這也是當初 玄奘菩薩翻譯經典時,何故不將般若二語翻譯成為中土之智慧,以世間智乃追求知識、工巧、專業領域作為個人謀生能力、或者以此知識作為換取世間名利、權利之基石,此與佛法本意大悖。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佛法非知識系統、法華經、宗門解答

王穆提隨筆:何謂止觀、涅槃、輪迴說

問一:何謂止觀?

答:《瑜伽師地論》云:「云何名止?謂由修習循身念故;以觀為依,如理修止。又言止者,謂於其內正安住心。」「云何名觀?謂於內外諸大種色、及所餘蘊,正抉擇慧;說名為觀。」

一般之行者作意修學增上定學,有的是從「觀」門入手、有的是從「止」門入手、有的為二者兼修,然「觀」者若無建立於「止」上,則徒勞無功,有情皆能散觀一切所緣事物故,以是故,大多修持瑜伽之行者(非印度教之「瑜珈」),皆於所緣境中,首須諦觀一境作為所緣而修止,如念佛法門、四念住之身、受、心、法念住法門,乃至不淨觀、法身觀皆是如此。

初修止者,雖有雜念,然亦有一相續作意之念心所延續不斷,方可修成,並非執意壓制自心之虛妄想念,此中需恆時修持者方知,另外,如佛教裡頭三轉法輪之法相唯識學之根本大論---《瑜伽師地論》所言:「云何名觀?謂於內外諸大種色、及所餘蘊,正抉擇慧;說名為觀。」能對於諸法生起抉擇慧之正受觀察時,方可名為「觀」,如同上言,一般凡夫有情但為雜觀、散觀而已,如詩人、作家之觀察世間諸相後,於八識心王之五遍行心所有法之一的「想心所」之功能,即所謂有情在諸類名相、語句、文義以熏習為其所緣,從阿賴耶識種子所生,再依心所而起,與八識心王俱轉相應,而取相為其所攝法體,進而發言議為業, 方能取相後,進而生起對於諸法之思維觀察。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何謂止觀、涅槃、輪迴說

王穆提隨筆:善見律毘婆沙

一段關於「持守戒律」之法語,出於《善見律毘婆沙序品》,這讓我想到了戰爭時期,許多為了嚴持佛律卻犧牲掉自身有漏之色身、壽命的佛弟子(不論其是出家法師抑或在家居士),他們的行動,足以讓此世的狂傲眾生,作為一面借鏡,有時候,佛弟子不深入經藏、不持守增上戒學、乃至恆時修諸觀行,佛法之敗落即是出在自手上、而非全為外道徒眾,末了,想到了 虛雲老和尚、想到了 窺基菩薩、乃至一切為了持戒而喪生之行者,這怎麼能不讓人感到羞赧與汗顏?

有時候,一般學佛者(不論他學了多少年)連打坐、讀經、念佛都非得要比個什麼高下,這不就是俱生我見麼?……把這段法語給解譯了下來,希望把這法供養,給予九法界之一切有情,願我與他們一同深入毘尼藏海,絕世貪愛。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善見律毘婆沙

王穆提隨筆:觀察

人們又想藉由什麼來獲取生命的慰藉?是伴侶?還是地位?當妳感到越是恐懼之時,妳所以為能夠佔有的也變成了它佔有了妳。

是什麼樣的情形,讓妳以為妳可以去佔有它?是自我感?抑或是一種淵源於害怕失去所擁有的感受中的那般恐懼?

生了一場病。

什麼都結束了,不是嗎?

一千萬?一億?當妳只剩一星期能夠活著時,妳還會想要他們?

每天吃的三餐不過滿足於身體的基本需求即可,人們總是無法滿足,總是想要藉由什麼,例如:禪修、寫作、散步、鬥爭、冷漠,來逃避這些世間上的真相,什麼是禪修?當妳有鬥爭之心產生時,禪修又在哪裡?那麼寫作、散步呢?妳認為寫出一本絕世之作時,妳的心智本身就會趨向成熟了?甚至揚名立萬能夠帶來妳更多的滿足感?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觀察

王穆提隨筆:初發心

智者大師曾於「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中說:「第一調食者,夫食之為法本欲資身進道。食若過,則氣急身滿、百脈不通,令心閉塞坐念不安。若食過少,則身羸心懸、意慮不固,此皆非得定之道。復次,若食穢濁之物,令人心識惛迷。若食不宜身物,則動宿疾使四大違反。此為修定之初,深須慎之。故云身安則道隆,經云:『飯食知節量,常樂在閑處;心靜樂精進,是名諸佛教。』」

如經中所說,『若食穢濁之物,令人心識惛迷。』足見取食之重要,修禪者不可不慎,若有為法之心識昏沈,則不易修定、閱藏、乃至平日之身行易淪落於散漫中。

除了調食者,更須調心,靜坐觀心未?步行察念未?慎重。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初發心

王穆提隨筆:若實有我者,墮於苦處時,何能不出離

下午,走在中山北路上,靜靜的觀察著身心的運轉,體察著諸法無常的現起,思維著布施對於佛弟子所實際體驗的意義。

恰巧一位比丘尼法師行於此路上,托著缽、依著 佛制行走著,我趨意向前著、右手緩緩的伸進口袋裡,隨意地拿出幾枚銅板,恭敬的放入了法師的缽中,放好之後,身子正對著她的面前向其合十,能夠在這世間上,遇著孤獨無侶的修行者,是否當為生命中一件奇妙的事情?未久,法師亦向末學合十、繼續默誦著經文,繼續面對著眾生的拒絕與誤會來托缽,爾後我回了頭,繼續佇立於路旁等待著;佛教中的托缽有何種意義?除了讓修行者杜絕對於食物以及資生物的貪愛之外,更要緊的是,托缽對於斷除我慢以及培養平等心的作用,有實質上的一定效用,對於拒絕者、施予者,依舊持著平等心,可是,一般人能嗎?我們喜愛嫌這不好、賺得錢不夠多,喝茶時,總是想到喝汽水可能會更好,誦經時,又常常妄念紛飛,顯見托缽的意義實在重大。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若實有我者,墮於苦處時,何能不出離

王穆提隨筆:證得心自在者

在瑜伽師地論提到,需要證得心自在者,方能真實於定中觀察色法時,亦能令他者等同觀之,也就是說,一般修定者,大多只能落於意識所影現之假想色法,實無可能轉變外色塵之相分,正因為如此,絕大多數未有正定者,認為外色為實有受用法,若是如此,那麼,佛陀又如何能夠轉變山河大地之相分呢?可見得此色法乃為虛妄之影塵。

閱讀全文: 王穆提隨筆:證得心自在者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真如與阿賴耶識義

20181213

主選單

APP開發 | APP設計 | APP功能 | 網站製作 | 網站功能 | 了解CMS | 製作流程 | 詞彙表 | 官網製作 | 新聞入口 | 電子商務 | 內容媒體 | 藝術文化 | 文化創意 | 企業形象

iBooks製作 |公司簡介 | 人物誌 | 國際策展 | 合作單位 | 團隊 | 社長Blog | 教學Blog | 最新消息 | 公司分站 | 客戶 | 購買服務 |

問答諮詢 | 網站製作諮詢 | APP開發諮詢 | 展覽諮詢 | 隱私權 | 聯繫RUMOTAN

RUMOTAN 儒墨堂 | c 2001-2018 |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 日本語 | English | German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