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提社長與畫橫濱-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 Suzuki Nobuyuki

出生於日本東京建築世家、橫濱在住的73歲畫家 鈴木信之(Suzuki Nobuyuki),早期曾任職於日本東京都城市開發局(東京都都市整備局)、橫濱市役所。從小因為建築世家的關係,對於建築、特別是古蹟擁有情感。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與日本儒墨堂株式會社,台灣虎之助數位科技有限公司社長 王穆提(Wang Muti)先生。

 

他說道自己出生的年代生活的非常辛苦,73歲的年齡,應當是日本戰後時代重建日本的時刻,他們當時都抱持著工作賺錢必須要有勞動才是腳踏實地的工作。非常憂心現在的年輕藝術家,對於現場寫生的要求,以其崇敬的荷蘭畫家倫勃朗(林布蘭)作為準則。

「我都是需要在陽光充足的情況下,外出寫生。常常分次在不同的地方現場創作出不同的作品、一件作品最久需要兩三個月的期間。」鈴木先生說。

接著又說:「早期的日本畫家在創作時,手臂以懸空的姿勢來創作,避免接觸到畫紙,我也是這樣的。但是過了70歲後,體力大不如前了。」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精神抖擻的說出其藝術創作的理念與對年輕藝術家的期許。


「現在年輕一代的藝術家,都習慣於以輕鬆的方式創作,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採用攝影的方式回到工作室來創作。如果一個藝術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有感動,怎麼叫做創作?頂多只是照片畫罷了。」

「那麼,下雨天的時候不創作嗎?」王社長問道。

「我崇敬於倫勃朗(林布蘭),創作需要有光才能顯現出建築物的影與立體感。我的創作都是以最基本的技術來創作出橫濱古蹟建築物的美。」

「現在東京都的建築物都被破壞了,許多古蹟也沒了,很可惜。我想這也是世界各地的首都面臨到的問題。」

「中國的廟宇與日本的不同,你仔細觀察一下,中國的廟宇兩旁都是往上長、日本的神社卻是向下的,這代表中華民族是與自然爭、用非常拚命的精神來跟大自然搏鬥,但是日本的神社卻與自然結合、強調柔和的表現手法。當然,一般民間所居住的房子都差不多。不論是與自然搏鬥、還是融入到了自然,都沒有對錯,只是文化不同罷了。」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與日本儒墨堂株式會社,台灣虎之助數位科技有限公司社長 王穆提(Wang Muti)先生。

 

「現在歐美的藝術家也很少在現場寫生了,至於日本的藝術家呢?好像也是如此。寫生,代表的是創作的熱情、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大自然所賦予的感動。現在的日本藝術家不是被中國畫派影響、就是學習歐美。這是很可惜的,我覺得不論出生在哪裡,像是出生在中國大陸、或者台灣、還是日本,都必須對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驕傲,以自己出生的文化為榮才對,這樣才能讓生命被感動。」每個地方的藝術家其實也不用去國外學習、去模仿人家那一套,那只是模仿而不是創作,著名的哲學家愛默生就提到了最重要的文化乃是來自於在地的文化。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的作品「橫濱開港紀念館」。

 

「橫濱是日本開國第一個城市,所以擁有許多豐富的資源、謙虛的向世界學習,同時也保留了許多古蹟,像是橫濱開港紀念館、橫濱海岸教會、舊橫濱正金銀行本店 本館、山手十番館等古蹟都是流傳下來很久的,我想透過創作來讓世界更瞭解橫濱的文化。」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與日本儒墨堂株式會社,台灣虎之助數位科技有限公司社長 王穆提(Wang Muti)先生。

 

「日本畫家有一個特性就是獨創性,不只是單純的模仿、對於自己創新的部分也有一定的獨創性。一位畫家必須要有獨創性才能稱作畫家,畫其眼睛所見的並且能夠以在地化創作感動生命才是畫家。」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侃侃而談了兩個多小時,73歲的高齡依然以現場寫生作為其創作藝術的源頭。

 

個展前言:

我認為街道、城市需要有繪畫。它不應該是用相機記錄下來的,而應該是創造者得到感動後,畫下的作品。創作這種都市風景畫,我認為是在呼吸時代氣息的同時,盡自己的所能做的事情而已。--與生機勃勃的時代共生--


「自橫濱開港以來,在文化上會被認為一直都是走在時代的最前頭,對於熱愛東京的人士來說,希望東京能夠向橫濱學習。

信之 2017.9.4」



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Suzuki Nobuyuki)先生線上作品集:




社長文化交流:

王穆提社長與Toshio Yoshizumi-國際藝術家,作品被收藏於美國紐約MOMA現代藝術館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都町田市文化・國際交流財團理事長 鷲北 秀樹 先生(原日本東京都町田市副市長)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都一般财团法人町田市文化・国际交流财团事務局局長 森 和秋 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微生物的宇宙-日本現代美術家協會 現展審查員 及川 秋星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第一個西洋畫畫會-日本太平洋美術會 絵畫部運營委員 淺野 康則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橫濱市議會議員,公明黨神奈川縣本部宣傳局長 中島 光德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橫濱戶塚區役所地域振興課課長 卯都木 隆幸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橫濱市金沢區美術協會會長 羽佐間 英二、事務局長 山口 武夫

王穆提社長與富城廣開,師從中國末代皇帝之弟愛新覺羅 溥傑

王穆提社長與嶺南畫派 何香凝藝術名作展於日本東京上野森美術館展出

王穆提社長與畫橫濱-日本畫家 鈴木 信之 Suzuki Nobuyuki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創業百年企業-株式會社 直勝筆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橫濱三年展 橫濱トリエンナーレ: ヨコハマトリエンナーレ2017 系列報導:日本藝術評論家 鈴木健藏、日本奈良畫家 大森洋太郎先生等人

日本橫濱三年展 橫濱トリエンナーレ: ヨコハマトリエンナーレ2017 系列報導:王穆提社長參訪日本美術保存修復センター橫濱

王穆提社長與日展(日本美術展覽會)審查員 藤島博文

王穆提社長與台灣工筆畫家 董夢梅-師承溥心畬、 黃君璧、金勤伯、林玉山、吳詠香、王壯為、宗孝忱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第一美術協會 佐佐木 三夫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台灣藝術家作品獲日本東京町田市文化・國際交流財團典藏

王穆提社長與接受日本新聞編輯長 筱原 功 先生採訪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有限會社美香ブランド代表取締役 浪松美香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株式會社地域新聞 課長 鈴木 克己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株式會社 光洋 代表取締役 駒井 光雄 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一般社団法人日本デザイン書道作家協會 理事長 久木田ヒロノブ與副理事長 高橋淳子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NCS株式會社 三階隆廣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作家 野口 久美子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自民黨東京都議員 吉原 修 秘書 高橋 榮史郎 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書道家 安田宏、安田節美夫婦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都町田市政府廣聽課主任 羽根田 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一般財團法人町田市文化・國際交流財團事務局 次長 石井 章夫(Ishii Akio)

王穆提社長與一般財團法人町田市文化・國際交流財團事務局局長 森 和秋(Mori Kazuaki)、 次長 石井 章夫(Ishii Akio)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特定非営利活動法人美術保存修復センター橫濱,日本橫濱美術保存修復學會理事長理事長 大西章夫 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版畫藝術家(日本東京都町田市民hall)

王穆提社長與久木田ヒロノブ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デザイン書道作家協會 理事長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京國立新美術館

王穆提社長與台灣書道家-澹廬門生展與日本東京參訪者合影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二紀會準會員-水村 繁

王穆提社長與李奇茂-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前輩藝術家

王穆提社長與蔣經國總統、美國雷根總統、前任李登輝總統作品收藏,台灣已故前輩藝術家 黃啟龍

王穆提社長與台灣水彩畫家前輩 李進安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天皇長子實子 井上浩鄉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何肇衢-戰後台灣現代繪畫運動

王穆提社長與林謀秀-師承馬壽華,與何浩天、張大千、姚夢谷熟捻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NHK電視台繪畫教室節目教授 鈴木老師

王穆提社長與洛陽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人 潘占堆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廣東省文聯主席、廣東畫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劉斯奮

王穆提社長與國際現代水彩畫聯盟總裁、陳澄波文化基金會董事 何文杞

王穆提社長與廣東省文聯主席、廣東畫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劉斯奮

王穆提社長與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洛陽市政協委員-魏馳卓

王穆提社長與台灣台東縣青溪新文藝學會理事長 曾興平

王穆提社長與洛陽河洛古齋,牛 一夫先生

王穆提社長與宋四家的黃庭堅第32代直系---黃實先生(國際舞蹈家)

王穆提社長與日本東山魁夷畫伯唯一入室弟子---富城 廣開先生

 

 

 

公司相關內容:

文化功勞者題字作畫贈予本公司典藏

日本新聞全版報導

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なITネット企業躍進

公司簡介

本公司服務範圍

公司部門

心の技能,高端品質

國際展覽+網路社群

我們的位置

公司基本資料(日本東京都)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之二:
如何在展覽結束後保留數據庫?答案在於建立線上展覽會網站平台:
如何建立一個完整的數據庫網站平台?
 
除了出版雜誌外,出版社還可以做些什麼?請參酌:
我們的範例:
 
不懂怎麼建立線上平台?參考我們寫的吧:
  

站內搜尋

2021wangmuti

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