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善滿足,心住於安定

「比丘善滿足,心住於安定,獨入寒林中,身毛不豎立。此身護念堅,彼為勝利者。」

有些人在較為公平的制度生活,但內心煩惱還是不止。有些人在較為不公平的制度下生活,卻能止息煩惱。並不是說到了環境很好的地方,愚癡就不見了,只是沒發現到而已,也不是說在環境不好之處,就無法斷除內心的愚癡,所以獨自入寒林而能不生恐怖心者,乃心住於安定,護念堅固之緣故,而能成為真實勝利者。

「茅棟野人居,門前車馬疏。林幽偏聚鳥,谿闊本藏魚。山果攜兒摘,皋田共婦鋤。山中何所有?唯有一床書。」

圓測《解深密經疏》所詮宗的部份僅能當成簡說、另外流支三藏、真諦三藏、玄奘三藏翻譯經論可以按照年代翻譯時間做融合。 就能知道同樣是真如,不見得是同樣的意思。 有時候指的是第八識無漏,而不是真說真如。 如此就能會通, 如基師說真諦三藏九識說,乃依照第八識有漏無漏說。這樣就能會通,而非真的有第九識。像是華嚴經四十卷、六十卷、八十卷本翻譯一樣,有諸多法相不同,實際上也是一樣的意思。

 

另外像是二諦無實,於三論宗吉藏也是如此說,三論宗吉藏則建立了十重二諦義,把二諦分成十重之說。而漢語唯識建立四重二諦說,依照藏語唯識,僅能在第一層次上而已。漢語唯識在最後世俗、勝義也是要雙譴的。這也是基師與測師從不同角度上的看法。

我們應該這麼思維,凡所有引導我進入佛法者,皆為善知識。佛陀十大弟子除其眷屬外,皆為外道。另外一個層次要思維的是,這些外道對於追求真諦也是非常精進,當許多方法試錯後,最後轉依佛教,必定能成為大論師,何以故?其等已經先行修學種種因明、工巧等四明,對於諸家學派學說也能掌握於心,一般學佛者也難以能同其慧力的。再者,縱使手握大藏經而不實踐也毫無用處,生命短暫,真諦深入與證解,比較重要。

只有一種人不能去理解與感恩,那就是假借宗教之名行貪財、欺騙、強姦等行為,這種邪見並不因為外在制度的不同而有所不同,觀看日本、台灣、美國都有許多邪教存在,實際上教主受用信徒之金錢而購置豪宅等,這些都是不能讚嘆之行為。對於哲學家、外道學派,我是欽佩他們追求真諦而捨棄許多世俗名利的實踐的,像是維根斯坦等,本身富裕家庭,為了實踐自己的哲學而將其資產全部捐贈給困苦人家、親自下鄉教學,這些作為才是佛教徒也需要反省而讚嘆的。

許多人打高空,不論是世俗企業等,對於修行也是如此,然而修行打高空,面對死亡時,這打高空技術卻一點用處都沒有。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主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