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少年工慰靈碑

從東京搭乘到大和市,你可以選擇搭乘上野東京線到橫濱車站,再從橫濱車站轉搭相鐵線,不過一小時多的時間。出了車站口,見到一位發送反對日本安陪憲法第九條宣傳單的女士,應當是律師吧,多年前曾經在岐阜市見到當地的律師協會在車站外發送宣傳與讓人連署,我簽下去了。所以這次我僅是對這名孤獨的女子微笑以對,她收到我的微笑了,也對我微笑著。

 

「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日本國憲法》第二章第九條

從車站走出來後,向左轉直入,你會見到一長型坡道,約莫需要走幾分鐘的路程,才能抵達善德寺,真宗東本願寺休息靈場下的草柳山善德寺,休息靈場之意的白話就是墓葬之所,而此處泰半多為當地家屬家族之墓。較為特別的是,這裡還有經歷太平洋戰爭戰歿台灣少年慰靈碑,在此紀念八千多位曾經在此當少年工的台灣人,從十二歲到二十歲不等,在當時美軍的轟炸下,死傷無數,當然也包括這些台灣少年工,有些則死在病床上。

由原先日本海軍工廠技手的早川金次先生所設立該紀念碑,為了讓世人不要忘記這些台灣少年工。步行約莫十多分鐘,途經大和市的公園,與善德寺交錯之處則為泉之森的森林公園,我的目的不在於健行爬山,所以未繼續前行到泉之森的森林公園,而選擇了右轉直入到善德寺,右轉的路尚存幾家工廠,似乎與台灣工業區一樣,都用鐵皮屋所蓋。大約繼續走了幾分鐘,走上坡並再右轉直入到善德寺,該寺一入約莫幾十尺處,紀念碑就立在與當地墓地比鄰而居之處。

雙手合十,向這些前輩們致敬。紀念碑前左右各放置一瓶台灣的黑松沙士與蘋果西打碳酸汽水,外觀已經生鏽、似乎沒什麼人來看,也未打掃,只有兩瓶外觀生鏽的飲料放置於此。一向說愛台灣的台灣政黨們,也沒見到留下紀念性質的蹤影,更何況常說兩岸一家親的政黨會來此悼念戰爭下的台灣少年工慰靈碑,所謂的真情真親於此皆無,一個慰靈碑總是能彰顯出政治的荒謬與卑鄙。他們的愛很有限,僅只限定在彼此的利益上,而不在此,在日本也見多了這類的政客們,立場雖然不同,但對於自身利益的自我感,還是相同的,這就是眾生,他們總是看不清生命的本質,總想要用不同的意義去取代生命本質。天氣六、七度吧,隨著夕陽西下,再次雙手合十,心中默禱不要再有戰爭發生,不論是生長在什麼標籤下的人類,都不該因為人類無知的戰爭而死去。

一個生命,不是台灣的、中國的、日本的、美國的,而就是、僅只是,生命。都不應當被政治操作而死於戰爭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