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台灣的日常

到達高雄左營高鐵,走出出口左轉、延著手扶梯下去,準備搭乘到高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的巴士。

沒想到,已經有許多遊客要搭乘該巴士,排隊到我時,已經滿了。旁邊喲呵著計程車司機問我要不要搭計程車?只要湊滿了六個人,包括司機就能成行。後方依序為日本人、美國人、以及印尼人,司機因為不會說英文,請我幫忙詢問他們與告知他們如果要等巴士,需要再等一小時。

「日本人?」我說著。

對方驚訝的神情直覺不可思議,二十多歲的他以為我也是日本人。

「我是台灣人,這車次的巴士已經滿員了。」

「一人一百台幣,我們可以一起共享計程車,願意嗎?巴士雖然是一個人七十元,但是下一班車還要等一小時才會到達,不如我們一起共享計程車吧?好嗎?」我詢問著,彼此自然而然成為一圈聽著我說著這些。其實,我是很不喜歡與人共乘計程車,然而,在中國許多奇妙的經驗,讓我養成了拓展視野的心胸,或許也能吸收到不同的文化差異。

 

點頭示意,接著詢問美國人、印尼人。印尼人一開始不太願意搭乘計程車,我告訴他不需要擔心,我們的目的都是到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在台灣,印尼人代表著多數為勞工階層,他們或許自身上網看過一些新聞、瀏覽一些訊息、或者從他們的朋友中得到一些關於台灣政客貶低他們的語言與資訊。日本人很開心的上車了,美國人也是,印尼人思考幾秒鐘後,也順從我意,一起上了計程車。

「我看我以後也要學英文,並且製作英文的菜單,提供外國旅客才行。」司機說著。

「除了英文菜單外,最好也要製作東南亞國家的菜單,畢竟不是所有人懂英文,日本語也是需要的。」沒有人喜歡被歧視、瞧不起,而從經濟優厚的國家、地區與從經濟不甚好的國家、地區到台灣,每個人心中所想的自然也會不同。

《瑜伽師地論略纂》提到:「思惟如此如此者,是緣本質相,由此思故,當有如此如此決斷果遂;若我思惟如是如是者,是緣影像相,由此思故,當辨如是如是決斷果遂。」此中,將本質相與影像相說明的非常清晰,如此者義,并不十分接近事物的真實,也可能帶些猜測、想像,而如是者義,則為十分肯定、印可心中所見與事物的真實一樣。

「有道理,這樣我也可以拓展客源。」

台灣中南部目前有許多歐美、東南亞國家像是:泰國、越南、印尼等,還有日本、韓國的旅客。發展事業能夠讓你看清楚對方的心思與疑慮,在車上,司機跟我談到高雄市政的事情,我們談了一會,考慮到印尼與美國、日本人并不懂得台灣語、中文交雜的談話,隨即一段時間後,我翻譯給他們聽,跟他們說,司機正在抱怨高雄市政的問題。透過清楚、簡單的翻譯談話,印尼人的戒心逐漸放鬆了,他知道我與他們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并不會因為我是台灣人,就跟著台灣籍的司機一起欺騙他們。

台灣的選舉還剩下五十多天就開始投票了。我是期待有更多新住民參與選舉,不論是投票、還是成為候選人。文化要多元,就要在不同領域有不同文化的激盪,由多樣性的差異激發出各種燦爛的火花才對,目前台灣還是無法與日本的政治環境相比,文化過於單一,日本現在還有本來為印度籍的議員。台灣目前新住民參與選舉的大多為海外華人如東南亞各國、中國籍,並且女性居多,很奇特的是,男性又是新住民、非華人的反而幾乎是零。雖然光是台灣新北市學校就有開設越南、印尼、泰國、緬甸、馬來西亞、菲律賓六種母語的課程提供新住民子女學習母語,然而參與政治領域的新住民鮮少,可見台灣在他們心中還不具備種族平等的條件。台灣的男女平權、性別認同的推動,雖然比日本還要超前,然而在照顧新住民這個領域中還不是很完善,有些政客選擇了以中國籍的新住民作為其選票來源,畢竟幾十萬的選票是一種考量。而東南亞籍的,似乎除了華人外,僅有本為越南籍的參選。文化過於單一化,容易被政客操作,要評估一個國家的多元與開放,除了從生活、事業中著手外,另外從其參與政治活動、社會公益活動就能看出這個國家對其新住民的照顧與提供一個比原本國家還要好的開放平台,如是,方能吸引新住民有更多的參與可能。

到了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大門,司機停車了,我們一一給了司機一百元台幣,沒想到他們都對我道謝與揮手感謝。台灣要更好,不是用說的,而是要自己身體力行,這樣才會讓更多國家的遊客、學生或者想要長期在台灣生活的不國國籍者,有一個平安是福的環境。

國家,如果沒有以多元開放的文化作為基礎,就沒有國民存在的必要性,而國家的存在,就是為了服務在此生活的國民,否則一切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