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日本職場性騷擾

他們利用其職權對外國打工者進行了性騷擾。

與其說是性騷擾,倒不如說是部分菲律賓打工者在日本為了能夠輕鬆工作,而有意無意的讓日本主管偷吃豆腐一下,更甚者主動讓日本主管對其上下其手。這在台灣簡直不可思議。至少台灣目前政府與民間企業、非營利組織都會做監督的工作。

為了輕鬆工作而如此做,實在不值得。妳也不會加薪,更不會讓對妳性騷擾的日本主管懂得反省。這名性騷擾的人,太太是上海人,脾氣極為兇暴,退休後再入職原本的企業,成為了主管,走過外籍女性打工者身旁,則會看人隨意的欺負一下,例如:輕拍女性的屁股、言語上充滿了猥瑣的文字等。而東南亞國籍的人,除了菲律賓外,沒人願意理會他,因為她們都知道,這幾位性騷擾者,根本沒有實際的權力能夠操控她們的工作與生命。



尼泊爾國籍者,始終是想要回去尼泊爾的,不論讀到哪個學位,也不願意與日本人結婚,大多數者都還是選擇原來家鄉的人,學完歸國,報效國家與民族,似乎對於尼泊爾人來說,是個莫大的榮譽感。這也難怪,尼泊爾人的特種傭兵部隊在世界上能夠排名進入前三強,榮譽感。

退休後而再入職的日本男子繼續對著菲律賓國籍者性騷擾,不論是言語上的或者行為上的。在一旁的中國籍者,紛紛聚在一起,看到那幾位時常性騷擾的日本主管直覺噁心,連眼神都不願意看。為什麼沒有人舉報這些性騷擾的日本人?

因為許多打工者都產生一種幻覺,認為在日本這個國家,就得聽日本人所作所為,他們沒意會到日本憲法與日本法律實際上能保護到她們。這也是在亞洲國家身為女性的一種地位不平等的反射動作。而這些慣犯也就會利用她們的心理弱點而性騷擾。

如果發生在台灣呢?

許多人說人生了子女就會成長,然而這些犯罪者本身也有子女,為什麼沒學會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