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聞

發佈本公司客戶最新交流新聞、國際策展、收藏等新聞資訊。

王穆提社長隨筆:日本大正藏非最精準大藏經

攝法歸無為之主,故言一切法皆如也;
攝法歸有為之主,故言諸法皆唯識;
攝法歸簡擇之主,故言一切皆般若。

今日與日本友人談及佛教大藏經編輯一事。他們的觀念還是落在大正藏最精準。

一般日本人並不知道民初歐陽竟無編輯的藏要三輯、以及金朝的趙城金藏。

 

日本人的強項在於考據而非義理。所以考據強、則其相關工作也相對性的強,如修復、保存等工作。

考據之學本非義理,佛法講究的是義理而非考據,考有所據,大正藏也非最精準者,其中斷句、漢字多有錯誤,特別是中觀、瑜伽、阿毗達摩的經論。僅只能說大正藏是目前收錄最完整的大藏經,但非最精準,另外,光雜阿含經的編輯也是有問題的,可見呂澂、印順的勘定記、彙編說明。

「漢字於日本、韓國、台灣、中國大陸意義皆有不同。」日本友人說。

「目前中文大藏經皆以繁體中文為準,其義理、文句也當以該文作為基準才是,而非沿用各國所解釋之漢字,這並非宣揚己身功德貶低他人之學,如學日文,有其格律、形式,學中文亦是如此,至於梵文校對,則不再此時說明。」我接著反述著。

「佛教大藏經的研究編輯工作,主要的基礎也是沿用前人,所謂的前人是指高楠先生所編輯的大正藏。」日本友人說著。

「畢竟中文大藏經的編輯並非日本最始,雖然日本大藏經也有諸多不同版本,如鐵眼藏(黃檗藏)、天海藏(以宋代思溪藏、元代普寧藏為底本)、卍正續藏等,但中文大藏經所謂的前者,應當是如北宋之開寶藏、遼之契丹藏、南宋之資福藏、金之以開寶藏為底本的趙城藏等十多種經藏才能作為前者,日本大正藏精準度也不如韓國的高麗藏、且日本大正藏的底本正是韓國的再刻高麗藏,說是前者,也真非前者。」我說。

倘若藏要的可貴性都不懂,再怎麼說明,也是鴨子聽雷。

懂中文之族群者,不必自輕自賤、也不必自我膨脹,如實深入。


Comodo S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