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穆提隨筆:證得心自在者

在瑜伽師地論提到,需要證得心自在者,方能真實於定中觀察色法時,亦能令他者等同觀之,也就是說,一般修定者,大多只能落於意識所影現之假想色法,實無可能轉變外色塵之相分,正因為如此,絕大多數未有正定者,認為外色為實有受用法,若是如此,那麼,佛陀又如何能夠轉變山河大地之相分呢?可見得此色法乃為虛妄之影塵。

大多數人都在尋找一個可以依賴的上師,請求他將你從混亂中給予解放出來。

事實是,我們本身即是混亂的根源,那麼,又怎麼可能藉由上師來幫你解脫?

大多數的人喜愛聽從權威,不論這種權威是呈現出什麼樣的形式,我們都喜愛它,只要有安全感,無論如何,內心的混亂都可以壓抑它,然後在眾人面前,我們又可以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那麼,這是不是一種覆藏、諂腴的想法與作為?

人們的實相就是混亂,很可惜的是,我們總是以為真理可以藉由公式來得到它,這種得與非得的的狀態,不正是落入兩邊的混亂實證裡?從混亂中種下了混亂的種子,當然所成長出來的還是混亂的種子。

佛法講究是的脫離了權威而實證無所得法, 龍樹菩薩在「七十空性論頌」中提到:「業若有自性,所感身應常,應無苦異熟,故業應成我。」一切有情的業種本非實有自性存在,若業果恆有者,人們怎麼能從混亂中得以解脫?人們的色身怎麼會因為新陳代謝而逐漸的老化?我們怎麼會對這些不樂境感到痛苦而想要出離?當你看透了混亂的根源後,你會怎麼做?把這種因果律的法則認為無法改變?正因為它眨眼間就能夠讓人捉摸不定?如果業的本身即是實我者,當你在這一剎那的時空裡,怎麼無法掌控它的變化?

當下所表示的即是現在,但,現在這個時間,不也正是人們藉由意識的內容所表示出來的?時間是絕對的?還是根本毫無它的存在?人們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但,時間是剎那不住的法,怎麼活在那裡?幻相也可以變成真理。當慾望得不到滿足時,我們會認為這是有某種神秘的力量在懲罰我們,當慾望得到滿足時,我們會認為這是某種神秘的力量所賜與的恩典,那麼,這是不是人們心中的執取性來去界定這些罪與罰的二元對立?

很可惜的是,我們真的認為可以藉由某些特定的公式來獲取真理,你想要找一個方法來將你從混亂與瑣碎的生活中解脫,「我正在受苦。」沒有辦法看清實然,所以你才想找方法把你從憎恨、嫉妒、以及一切的瑣碎中脫離出來,所以,你才想找一位可以有依賴感、安全感的上師讓你有存在感,那麼,這是不是一種我的幻相?

一生征服了歐、亞、非三大洲的亞歷山大臨終前付囑眾人,盼望不要把他的遺體全部躺在棺木裡,他希望能夠在他的棺木裡頭各別開兩個洞,要把他的雙手露出於外,這個目的別無其他,他要告知所有人一件事情,「躺在棺木裡頭的是一位平凡人,並且面臨死亡的到來。」


站內搜尋

Founder

Caesar Wang   王  穆提

真如與阿賴耶識義

20181213

主選單

Home Page
Comodo SSL